强化国际互认提升我国认证认可含金量

        认证认可是国际通行的质量管理手段和贸易便利化工具,但我国外贸企业出口产品却经常需要反复进行多次检测或申请多国认证,认证认可制度应有的便利贸易优点不能得到很好体现。2015 年深圳全市生产总值超过 1.75 万亿人民币,外贸进出口总额 4425 亿美元,其中出口 2641 亿美元,连续 23 年居全国各城市之首,广大出口企业普遍期盼“一证在手、走遍世界”。深圳现有50多家取得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从业许可的第三方检验鉴定机构,作为国际贸易中检验检测认证的提供者,国际互认为他们打开了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他们对国际互认的需求更为迫切。因此,强化认证认可、检验检测国际互认工作的落实,提升我国认证认可证书的含金量,将为推动中国品牌“走出去”发挥重要作用。
        近年来,随着国际贸易的变革,国际互认的发展呈现出两个主要趋势:
        一是国际互认的广度不断增大。1940年以前,认证基本都是以本国法规、标准为基础,对本国市场上流通的产品实施认证制度;20世纪70年代,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双边/多边的互认才产生;在国家与国家互认的基础上逐步演变而来以区域标准为依据的区域性认证制度。1992年亚太地区成立了亚太实验室认可合作组织(APLAC),1994年成立了欧洲实验室认可合作组织(EAL),区域互认由此兴起;1977年在哥本哈根成立了国际实验室认可会议,1996年它成为一个正式的国际合作组织,名为“国际实验室认可合作组织(ILAC)”,正式开启了国际互认发展的黄金时代。目前我国已加入认证、认可、检测等各领域的13个多双边互认体系和20个相关国际组织,覆盖了绝大多数的对外贸易伙伴和贸易领域。
        二是国际互认在多个层面上并行发展。目前我国是世界上开展认证认可活动最广泛、颁发证书和获证组织数量最多的国家,已加入世界上所有的认证认可与检验检测多边互认体系,以我国为例在政府层面:在国家认监委的带领下,我国认证认可已经融入国际认可互认体系,并在国际认可互认体系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官方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累计颁发有效认证证书154.1万余份、出具检验检测报告3.3亿余份,证书结果通行于世界上95%以上的经济体。在机构层面:除了与各国政府和官方机构的合作,一些非盈利组织也在积极寻求互认合作,主要有以下机构:国际检验机构联盟(IFIA),是由一些能提供国际性检验、认证、测试的机构和组织组成的联盟,致力于促进全球范围内检验机构、实验室及相关行业之间的合作,促进成员机构之间的检验检测认证结果采信和互认,中国检验认证集团2015年底申请加入了IFIA;国际认证联盟(IQNet),是世界一流认证机构的协会组织,通过各种可行、适宜的措施推动、支持其成员机构推进质量管理,在IQNet成员间实行证书互认,方圆标志认证集团CQM和中国质量认证中心CQC是IQNet成员;国际电工委员会(IEC),是世界上成立最早的国际性电工标准化机构,负责有关电气工程和电子工程领域中的国际标准化工作,各成员国认证机构以IEC标准为基础对电工产品安全性能进行测试,其测试结果在IEC各成员国得到相互认可,我国已加入IEC构建的全部4个国际互认体系。在商业及其他层面:除了政府和机构层面的互认外,一些大型跨国第三方检验鉴定机构也在检验检测认证市场中充当了国际互认的角色。如瑞士通用公正行、德国莱茵TüV集团等,他们授权一些第三方检验鉴定机构直接出具带有公司标记的检验认证结果,在国际贸易中利用大型第三方检验鉴定机构的品牌优势,达到国际互认的效果。
        2016年,深圳检验检疫局以深圳第三方检测机构为对象开展问卷调查,调查采取网上电子问卷调查形式,共回收有效电子问卷30份。通过调查了解第三方检验鉴定机构的总体情况、对于国际互认的需求、国际互认在国际贸易中发挥的实际作用,分析了国际互认在落实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存在以下一些情况:
        第一是超九成机构涉及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业务。 通过调查反映出深圳第三方检验鉴定机构有以下特点:在参与调查的机构中,涉及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认证及相关服务业务的有28家,占总数的93.33%。说明深圳市场上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及相关服务是第三方检验鉴定业务的主流。
        第二是民营中小机构发展迅速,机电产品是主要服务对象。在参与调查的机构中,年营业规模(人民币计)超过1亿元的有7家,占23.33%;1000万~1亿的有12家,占40%;1000万以下的有11家,占36.67%。说明在深圳第三方检验鉴定市场中,仍是以民营中小机构为主。提供检验、检测、认证服务所涉及的主要产品是机电产品,涉及比例86.67%;纺织品,涉及比例53.33%;化工产品,涉及比例40%;日用消费品,涉及比例60%;其他产品主要包括建材、环境检测等,涉及比例23.33%。
        第三是基本取得了相关法定资质和能力认可。在参与调查的机构中,取得进出口商品检验鉴定机构资质的22家,占73.33%;取得检验检测机构资质的22家,占73.33%;大多数机构能够守法经营,取得法律法规要求的法定资质。在参与调查的机构中,取得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CNAS)认可的28家,占93.33%;取得香港实验室认可计划(HOKLAS)认可的5家,占16.67%;取得英国皇家认可委员会(UKAS)认可的5家,占16.67%;取得美国实验室认可协会(A2LA)认可的6家,占20%;其他认可包括美国消费品安全协会(CPSC)、国际安全运输协会(ISTA)等,占16.67%。说明CNAS认可在深圳检验鉴定机构中普及程度较高。
        第四是国际互认得不到落实的情况时有发生。在参与调查的机构中,大部分取得了CNAS认可,但在实际经营中,仍有16.67%的机构遭遇了出具的报告或认证不被互认方采信的情况。发生不被采信情况时,大部分是不被客户采信,也有2例是不被对方国家官方部门采信。调查分析反映第三方检验鉴定机构对国际互认有着较强的需求,并且基本都通过取得互认协议方(如CNAS、HOKLAS等)认可方式把握国际互认所带来的市场商机。
        第五是政府层面应加大推进国际互认的落实。在国际互认的实际落实中,各国之间真正实现互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政府部门的大力协调。首先, 需要互认双方认证认可制度的互换性, 互认双方进行互认时应遵守同一互认准则, 例如IEC制定的认可准则, 签订协议需要相当的科技水平和一致的合格评定制度。其次, 需要考虑签订和实施互认协议是否具有明显的经济效益, 需要将经济效益与政府所支付的互认成本相比较。因此, 应着重考虑维持成本与经济利益是否吻合,协议国应拥有与行政成本相符的贸易量。
        鉴于此,对开展国际互认工作,还应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一是借鉴新国际互认模式。IEC的认证机构(CB)体系模式。CB体系是电工产品安全测试报告互认的第一个国际体系,各国的国家认证机构(NCB)之间形成多边协议,制造商可以凭借一个NCB颁发的CB测试证书获得CB体系其他成员国的国家认证,使制造商更易于达到理想的“一次测试,多处适用”的目标。
        二是探索域外认定型互认协议。目前,日本正在探讨从现行的双/多边互认模式向域外认定型模式方式发展,类似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的认可模式。在现行的双/多边互认模式下, 一国政府指定和监督本国的认证机构, 而在域外认定型互认协议中, 由进口国政府指定出口国合格评定机构。域外认定型模式的最大特点是不需要两国制度具有互换性。
        三是优化签订互认协议的产品领域。目前互认协议集中在机电产品领域, 因为各国参加该领域的标准较多, 国际标准化进行较好。因此,应结合产业界要求和对方国家的具体情况, 优先考虑机电产品领域的互认协议。而对高危险的化学品, 虽然各国对安全性的标准不同, 但做一遍试验的成本很高,达到一定水平的实验室检测结果都相互承认。
        四是推广供应商自我声明。供应商自我声明是不通过第二方或第三方的符合性验证, 而是由供应商出示书面保证, 保证某一产品符合某一特定要求。该声明应该基于供应商自己的检验,或者第三方检验的结果。法律应规定该声明的具体形式, 购买者可以根据声明中提供的信息和进口国的产品责任法追溯质量责任。
版权所有:誉杰实验室认可专版  |   版权声明   |   隐私条款   |   友情链接   |   实验室认可   |   ISO17025   |   联系我们
国家认监资格备案咨询机构、中国认证认可协会常务理事单位
誉杰实验室认可网为你提供最专业的ISO17025实验室认可咨询服务